善與惡、罪與罰,當殘酷的現實遇上富貴與貧窮的生命界線,誰是命運的仲裁者?誰又是得不到保護的人?

書名:那些得不到保護的人 護られなかった者たちへ
作者:中山七里 Nakayama Shichiri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8月6日

【內容介紹】

原來活著是一件如此艱難的事。

如果遇害的是一個平凡的好人,就代表著背後有著更深不可測的黑暗。
犯罪必然存在欲望,無一例外。金錢欲、獨占欲、性欲、破壞欲。到頭來,動機和犯罪樣貌,都是衍生自這些欲望。因而,無論什麼樣的犯罪,只要能夠類推出最根源的欲望為何,便能看出全貌。

三雲忠勝被殺了。他是一個好人。
身為福祉保健所的課長,他竭心盡力為每個案例做最妥善的安排處置,細心照顧提攜後進。作為一個丈夫與父親,凡事以妻子與孩子做為出發點,更別提那些從沒有過的酗酒、賭博、外遇與家暴。從未見過那麼為人著想、體貼善良的人,無論工作與家庭,他都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

當社會上發生了恐怖的連續殺人事件,我們總期望這只是社會邊緣一角,是獨立單一個案。然而人失去了要保護的事物是很脆弱的。就算犯人落網了,失去的東西也不會回來。可是卻又不能原諒犯人。原諒了,就好像忘了曾經對自己很重要的東西,很痛苦。得到保護的人們和得不到的人們,其中的界線到底在哪裡?

法律和扭曲的信條保護了不值得保護的人,卻對非保護不可的人視而不見

給那些得不到保護的人:
請大聲說出來。不要隱忍,向至親,向近鄰,若環境許可,向網路說出你有多辛苦。無事可做關在屋裡,會覺得世上彷彿只有自己一個人。可是,不是那樣的。這個世界比你想像的寬廣,一定有人關心你、在意你。我也曾為這樣的人所救,所以我敢保證。

你絕對不孤單。請再一次,不,不管多少次,都要鼓起勇氣大聲說出來。要比那些蠻橫之徒說得更大聲、更響亮。

【試讀心得】

明亮璀璨的身後是多少肉眼看不見的陰暗,沒有人能預料的到驚世駭俗的殘酷命案中,隱藏的是多麼令人心痛至極,難易判論的動機和處境,考驗的是所有人面對道德的界線,還有對於能力範圍所及的,什麼樣的底線才是應該劃下的準則。

起先被故事莫名出現的髮指行徑吸引閱讀的目光,少的可憐的線索、少的可憐的嫌犯,還有那正直的猶如無私無欲的死者,所有人陷入了愁雲慘霧之中,因為一位善者的死去等同世界變得比過往更加黑暗些,同時也讓人不禁怎麼會有人動手傷害一位如此熱心助人的存在。

當事件逐漸明瞭、核心漸漸顯現,對於真相首次感到了畏懼,作者成功的建立出光明與黑暗的分界點,然後在不疾不徐讓讀者見識到自己以為的對錯,其實都有轉圜的餘地,但同情與人性不會是夥伴,面對上級的壓力、自身的尊嚴和現實的冷淡,那些得不到保護的人又該怎麼存活下來?這樣的問題成了一個機制的漏洞,也成了得以避免卻為時已晚的殺機。

三一一大地震來襲時,海嘯捲走了熟悉的街道,海水淹沒了平日的歡笑,留下斷壁殘桓感後續的人們哀悼自己的無能為力。書中以這件國際憾事去作背景,反映出日本面對的困境,關於制度的繁文縟節,這些程序的必要是否真能幫助那些命懸一線的民眾。人們常說規則是死的,但準則有存在的必要。作者成功的地方在於,面對兇手、死者和原因,無法一昧歸咎也無法一概同情,兩種情緒在後半部不停的翻來覆去。

箭頭再次轉回了那些在第一線照顧、拯救人民的人員,他們的微薄之力是最直接、最真誠也是最有力的幫助,他們身為國家的小螺絲,努力的緩和當中的疲憊以免過勞毀損,但是面對機制還有上司的壓力又該怎去拿捏。死去的人們、犯罪的人們,他們的罪責又該怎麼去評斷。

放下書本後得到的是對於問題的無奈還有社會的冷漠,如果從中有個不同,多了一些彈性,是否就不用演變成至今的局面,到頭來被保護的人忘了在光芒的背後,又有多少的幽暗無法見得。

文章標籤

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