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出發,還來得及。等天亮,看的清的時候,才不會愧對自己。

書名:下一個天亮 The Dark Backward
作者:徐嘉澤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9月1日

【內容介紹】

在當今台灣青年作家中,徐嘉澤具有非凡的創造力與創作慾。在同志文學之內之外,在崇高與俚俗的兩個極 端之間,嘉澤多才多藝的健筆寫出奇觀,拳拳到肉。《下一個天亮》是嘉澤的野心之作,將台灣大歷史和個人小慾望巧妙編織為一條辮子或一條鞭子,在苦悶的黑暗 時代,咻咻抽打出一道道有光的所在。── 紀大偉(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助理教授)

流暢動人,徐嘉澤是說故事的高手,不知不覺中,就讓讀者浸淫入台灣曲折迴繞的歷史記憶中。 ── 郝譽翔(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以台灣七十年來的追求人平權歷史編織而成的長篇小說,作者將漫長歷史精粹成有血有肉的動人故事。每一個世代都有其追求公理與正義的目標和願景,《下一個天亮》處理三種不同世代的人對於社會的美好想望,期待在末世氛圍中可以凝聚新的力量。

《下一個天亮》以十一個短篇故事來貫成大河敘事的樣貌,各個短篇易讀,而彼此串連起來就成為深厚的命題。小說家試圖以貼近新世代的書寫方式,來企及史詩作品的意圖,使個世代讀者重新面對自我和土地、歷史的關係。

沉默的好人,是邪惡的同謀;正義的熱血,為何變成仇恨?

由十一篇輕快短篇所組構而成的長篇小說,以當下世代鮮活語言駕馭龐大命題,如卡爾維諾對小說的期許:文學的存在式功能,就是以追尋輕盈的過程來對抗生命的沈重。

春蘭的丈夫

一心追求公理正義,卻在二二八事件時傻了,幾十年來只會呆坐發楞,沒再開過口,原因不明。過世前他短暫清醒振筆疾書,所寫的卻全都不見蹤影……

春蘭的小兒子

性格外放,不滿木頭人般的父親,自覺無父,只想一天到晚往外闖,凡事要爭公平講道理。他後來卻走上與父親同樣的道途,挺身為人們爭取該有的權利,因而被捕入獄……

春蘭的孫子

也覺得自己無父,他不在乎祖父和父親的過往,只想自己過得好就好。況且他愛的是男生,父親無法認同,但他交往的男友卻都像他父親,有正 義感且勇於行動,他雖然為了愛情被拉著一起去反美濃水庫、反樂生迫遷,但其實他對這些活動完全無感。直到接觸了一件國中生在學校被罷凌致死的事件,才讓他 肯回顧過往,面對多年來一直逃避的恐怖往事……

春蘭的大兒子

當了律師,擁有自己的事務所,也從事人權工作,幫助弱勢族群和新移民爭取權利。過往被壓迫的台灣人,現在也正壓迫著他人,只是大多數人都當做沒看見,是沉默的共謀者。他想,透過協助弱勢,也是某種完成父親志向的方式。

就在八八水災那天,家裡淹水,春蘭丈夫藏匿的遺稿漂了出來,全家才知道他變痴傻的真相……

【試讀心得】

十一篇短篇所集結而成的故事,主角相互前牽連著,喜、怒、哀、樂四種情感相互參雜,結合台灣爭取民主的歷史、令人扼腕的悲劇、在外籍勞工母語背後的心酸。用簡單、樸實的字彙,串聯起可能發生在你我週遭的事,輕盈的字句閱讀起來卻些為沉重,因為書中的每件事都有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

故事的起頭發生在連我都搞不懂的幾零年代,但我推測大約是日治時期,所以剛開始閱讀,還滿難看下去的,因為我對歷史有那麼一點煩悶,我不需要去記台灣發生過 什麼悲歌,因為就算記了也無法改變生活的現況,當然,扣除歷史考卷上的成績,那麼我可以告訴你,歷史,對我而言根本沒用。

但書中卻有一句讓我當頭棒喝:「歷史有趣的地方就是像骨牌,當你推倒其中一枚,其他的就會跟著倒。」

歷史,或許沉悶、老舊、無聊,但卻是真實發生過的事實,歷史的定義不是為了讓人們緬懷,而是去記住曾經擁有的這一刻,那無法被抹滅、無法被消除,就算當代的人,包括自己,就算對歷史有多反感,都應該多份尊敬和敬畏,因為要不是歷史,我們的立足點在哪或許都還不知道。

書中融合時事,穿越日據時代到現代,時間接近百年,卻用不疾不徐的文字來貫穿整篇,卻不會遠離主軸、偏離主題。導致整件事的,也就是書中藏匿的遺稿,真相在書中也只有透漏些,但可以了解的,那份遺稿對是屬於台灣歷史的一塊遺失的拼圖,且是屬於沾滿污漬的那一塊,現實生活中或許也有那麼一家人,等待每天的天亮,等待一天開始、結束,守護這秘密,不讓眾人所知的歷史改變和玷污,這可以說是保護,但也是自私的行為。

因為每個人都處於歷史的一環,有權利知道歷史最真實的面貌。

【延伸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娃娃的觀點論(會有什麼好論點嗎!?)

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