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黑白巫師所生的禁忌之子,不被任何人需要,卻被所有人追獵。

書名:禁忌之子 Half Bad
作者:莎莉.葛琳 Sally Green
譯者:祁怡瑋
出版社:臉譜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4月2日

【內容介紹】

這本書會在你腦海縈繞不去。──陸希未(Marie Lu),《傳奇》系列、《異能世代》系列三部曲

令人著魔的絕妙小說。──凱特.亞金森((Kate Atkinson),《娥蘇拉的生生世世》、《我買了一個女孩》、《倖存的女兒》作者

極富娛樂性,有上癮的危險!──《時代》雜誌

創意十足,令人不忍釋手。──《紐約時報》

引人入勝! ──《美國周刊》

充滿魔力!──《華爾街日報》

讓我目不轉睛!──《洛杉磯日報》

想一直看下去!──《波士頓環球報》

非常刺激……令人難忘。──《出版人雙周刊》星級評論

讚嘆不已。──《書單》雜誌星級評論

對巫師的嶄新詮釋。──《圖書館期刊》星級評論

現代英國都會和平的表面下,彼此敵對的黑白巫師在普通人類社會的暗影中彼此爭鬥……

他的血統一半是白巫師, 另一半則是黑巫師。他母親是名力量強大的醫者, 他父親卻會吃人的心臟,他不被任何人需要, 卻被所有人追獵。

納森‧拜恩已經在一個大鐵籠中住了將近一年,無論烈日、下雨、暴風雪,他都在籠中度過,要是想逃跑,腕上的手環會開始釋放出腐蝕性液體,開始溶解他的手,就算他有驚人的自癒能力也於事無補,把他關在這裡的,是一名白女巫。

納森的母親也是白女巫、最疼愛他的外婆與同母異父的哥哥都是白女巫和白巫師、而他喜歡的女孩安娜莉絲也是白女巫,但納森註定要被忌憚、追捕、甚至獵殺,因為他只有一半的白巫師血統,而另一半的黑巫師血統,來自史上最強大最殘忍的黑巫師馬庫斯。

要是納森不在十七歲生日前像別的巫師一樣喝下父母的聖血、領受他身為巫師的天賦,他就會死。但那些白巫師們怎麼可能放過他?納森從小就幻想著從未謀面 的父親有一天會來救他,儘管他惡名昭彰,但這僅僅只是幻想而已,因為傳說,唯一能殺死馬庫斯的,就是他自己的親生兒子納森……

【試讀心得】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善惡,無論或多或少,只代表著世上沒有所謂的聖人而已。書中以血脈劃分的白巫師和黑巫師,猶如強迫分離了人性中的好壞,白的一方秉持著自己的優勢,壓榨且取笑黑的一方,因為常理判斷他們就是邪惡無情、殺人如麻的種族。

納森因為各執一半的血統,所以被議會監控、操控。閱讀的過程不免開始思考,所謂的好壞只是他人給予的註解,若行善的前提必須痛下殺手,感覺反而是失去的 意義,好人也可能是壞人,反之壞人也會成為好人。書中沒有用納森的視角表現內心的拉扯,因為自知屬於自己何方,同時也很清楚只有自己能定義自身。而魔法的 部分實際上比預想的還少,雖然這是以巫師作為合音的三部曲,但是作者沒有賣弄這項元素,反而是精簡有力的分散各處,讓讀者慢慢品味其中的細節。

書中雖然有老套的三角戀,但是不到最後一句,真的都無法察覺作者的苦心,不得不說發現時很訝異作者的伏筆埋的如此的巧妙且又大喇喇,看似玩不出新意的劇情,作者反而活靈活現利用前人的老本創造出新穎的故事,為小說注入新的力量,讓人等不及後續的發展。

雖然納森在書中表現的固執、叛逆,但是卻能看見他內心的寂寥和陌生,渴望父母的愛護,想要融入群體的慾望,卻因為血脈沒有資格打入圈子,甚至連嘗試的機會都必須用一條生命換取。

無論是黑巫師還是白巫師,重要的不是心念,而是那無法改變的血脈,說來格外諷刺。歧視,自古以來的刻板印象,因為害怕他人的與眾不同、自認自身的血統高傲,便劃分了地位高低,但是流的血色一樣,生命也終有一死,這樣還要去區分,感覺只是多此一舉。

【書籍預告片】

【延伸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娃娃的觀點論(會有什麼好論點嗎!?)

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吉娃娃的信封封臘是白色的,而我的是黑色的唷,原來還有這樣的分別,很有趣呢.吉娃娃新年快樂. ^ ^
  • 所以我是白巫師,匪狐是黑巫師了嗎?可是我比較想當黑巫師的說XDD
    其實你不說我也沒發現 :3,也祝你新年快樂喔!

    吉娃娃 於 2016/02/06 21: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