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人接吻過……

書名:永吻骸骨之城外傳 Kissed
作者:卡珊卓拉.克蕾兒 Cassandra Clare
譯者:吉娃娃

【內容介紹】

《星燦:骸骨之城2 City of Bones》中,經過一晚的決戰後,雖然取得勝利,但是亞歷克因為毒液瀕臨死亡,幸虧當時馬格努斯前來相救,才得以保住性命。

隔天請醒之後,亞歷克基於禮貌前去拜訪巫師向他道歉,但他清楚知道這只是自欺的藉口,真正促使他前往的,是內心的悸動和疑惑。


站在馬格努斯家前的階梯,亞歷克看著鑲嵌牆面的電鈴下方寫的名字:貝恩。 這名字似乎沒有很適合馬格努斯,他想,至少截至目前他對他的認識也只有淺面而已。如果你只是在對方的派對上見過一面,初次見面,然後他拯救了你寶貴的性 命,但是你卻沒有給他擁抱和說聲謝謝。然而馬格努斯這名字讓他聯想到他高瘦的身形,有著寬闊的肩膀,披著紫色衣袍的巫師,隨手就能召喚火焰以及閃電。只有 馬格努斯,能像是黑豹和狂野妖精的綜合體。

亞歷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將它吐出。好了,都已經來到這,硬著頭皮做完這件事。沒有外罩的燈泡照耀下,陰影被光明驅散,他伸出手顫顫的按下電鈴。

片刻,一個聲音在階梯間不斷迴盪。「是誰前來拜訪大巫師?

「呃,」亞歷克說。「是我,我是亞歷克。亞歷克.萊特伍。」

突如其來的沉默,彷彿連走道也為這陣寂靜感到震驚。鐵門驟然開啟,讓他得以離開階梯。搖晃不穩的長梯引領他步入黑暗之中,有某種披薩灑上灰塵的氣味瀰漫在空中。長梯頂端的燈光明亮,由這可見大門敞開。馬格努斯.貝恩斜靠在門口處。

相較於第一次見面,這次會面他看去比較平凡。他的黑髮依舊凌亂的猶如刺蝟,馬格努斯的表情似乎有些疲倦,他的臉,還有他那似貓般的雙眼,感覺他非常的年輕。他身穿一件黑色的襯衫,胸前的標語寫著一百萬,字母用交叉的亮片排出,而低腰牛仔褲歪斜的剛好包裹住臀部,他的裝扮相當時尚,他的風潮讓亞歷克羞愧的把頭低下直盯自己的鞋子。反觀自己的穿著是多麼無趣。

「亞歷克.萊特伍。」馬格努斯說。他的口音隱藏的很好,他的咬字輕盈,讓亞歷克也說不定他是來自何處。「我要怎麼償還虧欠的興致?」

亞歷克看向馬格努斯。「你有——時間嗎?」

馬格努斯雙臂交叉,這舉動使他的二頭肌更加性感,他靠向另一側。「你想要知道些什麼?」

「我希望能和你談談。」

「嗯嗯。」馬格努斯的雙眼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兩眼在黑暗中確實猶如星光般閃爍,猶如貓的眼睛。「那還在等什麼,進來。」他轉身離開從門口消失,亞歷克愣了一會兒,才隨後走進公寓。

公寓看去有些不同,不像上次能容納百人的派對。這——好吧,沒有說很普通,但也與凡人居住的公寓差不了多少。就像大部分的公寓。中間有個客廳和其餘的房間,由家具做為牆面隔開。客廳右處放置一張桌子和長方形的組合式沙發,馬格努斯示意亞歷克坐下。亞歷克緩慢的坐在表面呈現耀眼金色的絨布沙發,一旁的木製扶臂上還有優雅的花紋纏繞。

「想要來點茶嗎?」馬格努斯問道。他不是坐在沙發上,而是整個人慵懶的攤在絨布拉扣沙發裡,修長的腿在亞歷克面前伸展。

亞 歷克只是頷首。他感覺沒有多餘的力氣吐出任何字句。什麼風趣、聰穎,還不就是客套話。傑斯總說他既風趣又聰穎。他曾是傑斯的帕洛巴特,稱呼帶來的榮耀正是 他所需要或是渴望:貌似暗星裡的新星般耀眼。但這也是為什麼傑斯無法和他一同來這,亞歷克需要的幫助是傑斯無法給予的。「好的。」

右手剎那傳來陣陣溫熱,他低頭看向手中之物,才意識到手裡拿茶飲裝有來自喬的咖啡藝術館蠟紙杯套。聞起來有股印度奶茶的味道。亞歷克驚嚇的從沙發上跳起,這番舉動讓他差一點逃不過杯中濺出的咖啡。「這是藉由天使——

「我超喜歡那種反應。」馬格努斯說。「味道有些古怪,但是卻有某股無法言語的香氣。」

亞歷克盯著他。「你偷了這種茶?」

馬格努斯忽略問句。「所以,」他說。「你為何來?」

亞歷克一飲而盡這杯偷來的茶。「我要謝謝你,」當他起身時說。「因為你救了我的命。」

馬格努斯的手臂向後延展,頭看在雙手交叉處。他的黑色襯衫因為動作而向上縮,這一次甚至可以看到他裸露的腹肌。亞歷克不知該往何處看。「你想要感謝我。」

「你救了我的命。」亞歷克又說了一次。「那時因為我精神恍惚的很嚴重,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的跟你道謝。我知道你可以不用出手相救,但還是選擇伸出援手。所以,謝謝你。」

馬格努斯眉頭抬高,從這看去眉毛酷似已經隱身於髮際。「不用……客氣?」

亞歷克放下手中的茶杯。「或許我該走了。」

語畢,馬格努斯坐直。「你大老遠來到這?來到布魯克林?只為了謝謝我?」他嬉笑。「真是浪費力氣。」他伸出手指觸摸亞歷克的臉頰,拇指沿著顴骨的輪廓溫柔輕撫。碰觸猶如熾焰般灼燒,他手指游離處貌似點燃的火花刺癢。亞歷克受到驚嚇僵在原位,訝異他突來的碰觸——訝異他指尖的魔力,訝異這對他的影響。馬格努斯的雙眼瞇起,放下他觸及臉頰的手。「嗯。」他自言自語。

「怎麼了?」亞歷克的心頭頓時被擔憂充斥,深怕自己犯了錯。「什麼事?」

「只是你……」一道陰影迅速的從馬格努斯身後竄出,牠的動作敏捷,大巫師低身抱起一隻有著灰白花紋的貓咪,貓眷戀的蜷縮在他懷中,用牠那雙充滿疑慮的貓眼凝視著亞歷克。此時,一對金綠色的眼瞳再次打量他。「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身為闇影獵人?」

「身為萊特伍家的人。」

「我不知道你認識我的家族。」

「我對你家族的認識已經超過百年。」馬格努斯雙眼注視著亞歷克的面容。「你有妹妹,她就是我所知道的萊特伍。你——

「她說你喜歡我。」

「什麼?」

「小莎。我的妹妹。她跟我說你喜歡我。是那種喜歡的喜歡。」

「那種喜歡的喜歡?」馬格努斯的笑靨隱藏於貓毛的背後。「抱歉。難不成我們現在是十二歲的屁孩?我不記得曾對伊莎貝說……

「傑斯也這樣說。」亞歷克直快的說,這是他此時唯一能澄清的方法。「你喜歡我。當時因為我和傑斯一同現身,你以為我和他是一對而感到失望。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不會嗎?嗯,應該要的才對。」

亞歷克對於馬格努斯的回答嚇了一跳。「不——我是指傑斯,他是……傑斯。

「他是麻煩。」馬格努斯說。「但是你完全不一樣,沒有狡詐的氛圍。身為萊特伍家的一員,可說是相當罕見。你們從小生長在爾虞我詐的家族中,家人之間只有無止盡的陰謀,像是低劣版本的《博基亞家族》。但是你的表情卻沒有蘊藏任何謊言。感覺你的舉動都是出自真誠,說的話率直不做作。」

亞歷克身體向前微傾。「你想要和我一起出去逛逛嗎?」

馬格努斯眨了眨眼。「看,這就是我說的。率直。」

亞歷克緊咬下唇,一言不語。

「你為什麼想和我一起出去?」馬格努斯反問亞歷克。他輕柔的抓抓喵主席的頭,修長的手指玩弄小巧可愛的貓耳。「不是我不願意答應你的邀約,但是你問的方式,似乎你早就準備好——

「我只是想試試看,」亞歷克說。「而我想你喜歡我,所以你會同意,然後我可以試著——我是指我們,我們可以試著——」亞歷克懊悔的用手覆蓋整張臉。「也許這是錯的。」

馬格努斯聲音聽來輕柔。「有誰知道你是同性戀嗎?」

亞歷克猛然抬頭,意識到他自身呼吸難耐,猶如方才跑了好幾公里。他能怎麼回答這問題,否認嗎?但如果否認的話,他的拜訪不就也剛好自暴其短?「克萊莉,」他嘶啞的回答。「只是……只是她無心發現的。還有小莎,只是她從來沒有說什麼。

「你的父母?傑斯?」

有那麼一秒,亞歷克感覺傑斯其實也知道他的性向,但很快他就打消這荒謬的念頭。「不。沒有,我不想要讓他們知道,尤其是傑斯。」

「我認為你應該告訴他。」馬格努斯摸了喵主席的下巴。「當他以為你死時,他像塊分裂的拼圖。他關心——

「我寧願他不關心我。」亞歷克的呼吸依舊急促的酷似做完激烈運動。他的手縮成拳頭不自在的放在大腿上,希冀身穿的牛仔褲能讓他輕鬆些。「我從來沒和任何人約會過,」他用蚊鳴的音量道。「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人接吻過。以後也不會發生。小莎說你喜歡我,所以我以為——

「我不是想要表現的冷血。但是你喜歡我嗎?因為縱使你是同性戀,並不代表你隨便和一位男孩出去約會就能比較開心。只因為和你一同出遊的不是女孩。因為你仍有心上人,而有些人依舊只是陌生人。」

亞 歷克想到他在學院,性命因為劇毒帶來的疼痛而垂危時,馬格努斯來到他身旁拯救他。亞歷克當下就認出他是馬格努斯。他很肯定當時他不斷喊叫父母、傑斯、小莎 的名字,但音量都只是旁人無法聽見的耳語。亞歷克憶起馬格努斯的手在他身上治療時的感觸,他的手指冰涼卻帶有一絲溫柔。憶起面臨死亡時亞歷克緊緊握住馬格 努斯的手腕,即使幾個小時逝去,疼痛消散不再,即使他知道自己會安然無恙,依舊緊握不放。他還記得馬格努斯的臉被早晨的陽光照耀的景象,朝陽讓他的雙眼猶 如點燃的星火般閃爍,當下的念頭只想著他的俊美有種獨特的古怪,猶如貓般的雙瞳和優雅的舉手投足令他著迷。

「是的。」亞歷克說。「我喜歡你。」

他正眼迎向馬格努斯的目光。面前的巫師用一種好奇,之中還有親暱和困惑的眼神看著亞歷克。「奇怪,」馬格努斯說。「遺傳。你的雙眼,瞳孔的顏色——」他搖頭並不再說話。

「你知道萊特伍家的人中,沒有人是深藍色的眼瞳?墨綠色的怪物,」馬格努斯說,露齒而笑。他把喵主席放回地面,貓邁開優雅且輕盈的步伐來到亞歷克身旁憐愛的磨蹭他的腳。「主席喜歡你。」

「這樣不好嗎?」

「我從來不和我的貓不喜歡的人約會,」馬格努斯愜意的說並從沙發中起身。「那就定週五晚上囉?」

內心的雀躍猶如浪潮般朝向亞歷克席捲而來。「真的?你想和我一起出去?」

馬格努斯無奈的搖頭。「你必須別對自己太苛刻,亞歷山大。這只會讓事情複雜化。」他的嘴角上揚露出微笑。他的笑容像是傑斯——不是說他們如出一轍,而是他們的笑容猶如光束般喚醒整張臉。「來吧,我送你離開。」

馬 格努斯走在前面,身後的亞歷克頓時有種飄然的感受,讓他感覺身上的重擔得以放下,甚至是他從沒意識到自己背負的沉重物。當然他現在必須為週五晚上的約會想 出理由,一個傑斯不能參予,能讓他一人單獨的藉口。或者,他可以裝病偷溜出去。亞歷克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中,以致於讓他差點撞到大門,因為馬格努斯站在門口 旁,雙眼瞇成新月般凝視著他。

「怎麼了?」亞歷克問。

「沒有和任何人接吻過?」馬格努斯問。「從來沒有?」

「嗯嗯。」亞歷克說,希望這項生疏的經驗不會影響到他的第一次約會。「沒有真正的接吻——

「過 來。」馬格努斯拉住亞歷克的胳膊縮短兩人的距離。當下,亞歷克感覺頭暈,因為這是他初次和一個人那麼接近,第一次和他想要靠近的人那麼接近。馬格努斯的身 形雖然高大,但他的身材精瘦,手臂的肌肉感覺相當結實、強壯,他比亞歷克高出一英吋左右,這樣的身高差萌完全是為這兩人量身打造。馬格努斯的手指抬起亞歷 克下巴,讓亞歷克的雙眼能對上馬格努斯往下看他的目光,然後兩人接吻。亞歷克可以聽見喉嚨發出的細微喘氣聲,而他們的雙唇緊緊相纏,猶如互相牽引的磁鐵, 之中的控制與急切成為最好的同伴。馬格努斯,亞歷克心不在焉的思考,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的雙唇柔軟卻又帶一點強硬,巧妙的和亞歷克的唇契合,緩慢 的探索他的嘴、唇、齒、舌,每一處酷似交響樂激昂,每個動作喚醒他不曾被觸動的神經。

他 的手指發現馬格努斯精實的腰身,亞歷克的手撫摸方才一直避開不看的身體,手慢慢的滑近他的黑色襯衫裡。後者為這動作感到有些驚訝,但很快地讓訝異蛻變成放 鬆,馬格努斯的手經過他的胸,順著亞歷克的手臂向下找到他的腰,抓住亞歷克腰間的牛仔褲皮帶,讓兩人無距離的貼近彼此。馬格努斯的嘴唇離開他的嘴唇,而亞 歷克感覺馬格努斯的雙唇在自己的咽喉附近游移,那裡的皮膚莫名的敏感,貌似有神經連結到雙腳,讓他感覺到一陣熱潮從肩頸擴散至全身。亞歷克雙腿腳無力的滑 落地面,馬格努斯放下他。他的雙眼閃閃發亮,亦是他的嘴唇。

「現在你和人接吻過,」他說,爾後走到亞歷克身後將門打開。「星期五見?」

亞歷克清清嗓子。他感覺到頭暈目眩,同時卻又有重獲新生的體驗——血管裡的血液由如行駛在路上的車輛,無論是靜脈還是動脈的血管酷似萬馬奔騰,眼中的事物此時充滿了色彩。當馬格努斯站在門口的台階時,亞歷克轉 身看向茫然的他。然後伸出手抓住他的黑色襯衫,讓馬格努斯跌入他的懷裡。馬格努斯無法反應亞歷克的動作,跌跌撞撞的跌向他,這一次換成亞歷克領導兩人的 吻,雖然有些僵硬、混亂和不太熟練的吻技,但這是他想要給予馬格努斯的回應。他變換兩人的姿勢,亞歷克背對著門口,他的手放在馬格努斯的胸前,感覺他心臟 跳動的頻率。

他突然停下雙唇傳達的情感並從地板站起。

「星期五,」他說並放開馬格努斯。亞歷克向後退,慢慢的走下階梯,馬格努斯目送他離去。巫師的手臂在胸前交叉——亞歷克方才抓的地方,皺摺尚未平復——他搖頭高興的笑。

「萊特伍,」馬格努斯說。「每次都要當結尾的人。」

馬格努斯過了一會兒關上門,亞歷克跑下階梯,只要一想到兩人方才的擁吻,感覺血液猶如他耳邊吟唱般快樂。

 

註一:喬的咖啡藝術館(JOE - the art of coffee)是家非常講究咖啡品質的咖啡館。起初只是在紐約市巷弄開的小型咖啡店,講究裝潢以及氣氛,近多年來的口碑、讚賞,已成街頭巷尾熟悉的品牌。

註二:《博基亞家族》(The Borgias)是部影集改編,總共三季(20112013)。影集敘述十四至十六世紀間十分有影響力的一個義大利家族:博基亞一家。教皇亞歷山大六世及其子女均為該家族成員。博基亞家族是當時歐洲頗有影響力的宗教、軍事和政治領袖。

【延伸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娃娃的觀點論(會有什麼好論點嗎!?)

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基佬神作啊,感謝你的翻譯。
    雖然讀起來毛毛的(?),但是真的翻得很好
  • 不會,很高興能分享這篇短篇給有興趣的書迷們~
    毛毛的.....或許你是被兩人之間的火花感觸動吧XDDD
    無論如何,感謝你的閱讀和留言!

    吉娃娃 於 2015/10/05 18:31 回覆

  • 訪客
  • 你翻譯得真好!喜歡兩人互動的描寫~(流口水
    接吻了真是太棒了>////////////////////<
    驚訝這麼少人留言,這CP很紅啊~!!!
  • 謝謝誇獎,最近因為太忙所以沒什麼翻譯作品@~@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會翻譯《骸骨之城 City of Bones》前傳,是作者刪除的部分,不是機械王子喔

    無論如何,謝謝你的鼓勵和支持,沒人留言我也無可奈何XDD
    上句是開玩笑的,很高興你喜歡接吻的片段,這段我真的思考了很久該怎麼翻譯,所以謝謝你的讚美囉

    吉娃娃 於 2016/05/21 22: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