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世界。

書名:蛋 The Egg
作者:安迪.威爾 Andy Weir
潤飾:吉娃娃

【內容介紹】

《火星任務 The Martian》的作者用神與亡者的對話,闡述人類與世界、宇宙、上帝的關係。

短短的幾頁字句,充分帶出一個故事需要的起承轉合,並讓讀者能生不同的共鳴,同時也令人思考身為人的真諦。

此篇故事作者公開在網路上,版本有多種語言,放在這裡的是經過吉娃娃潤飾的,想要看原文或是閱讀其他版本,請點這裡


 你在回家的路上死了。

那是一場車禍,沒有很嚴重但仍然致命。你遺留妻子和兩個孩子在世上。你死的並不痛苦,醫護人員盡力救你但沒有成功。你的身體受傷的太嚴重,過程沒有辛苦,相信我。

這時你遇見了我。

「發生了什麼?」你問。「我在那裡?」

「你死了。」我說,沒有必要拐彎抹角。

「有一輛…一輛卡車失控衝向我……」

「是的。」我回應。

「我……我死了?」

「是的,但別難過,每個人都有一死。」我說。

你看了看周圍,一片虛空,只有你和我。「這是什麼地方?」你問。「是來世嗎?」

「可以這樣說。」我說。

「你是上帝?」你問。

「是的,」我回答。「我是上帝。」

「我的孩子……我的老婆……」你說。

「怎麼了?」

「他們會沒事嗎?」

「這正是我想你會問的,」我說。「你剛撒手人寰,但還是關心你的家人,這是好事。」

你充滿好奇地看著我,因為在你眼中我並不像神。我只像一個普通的男人,或許一個女人,一種模糊的權威形象。比起上帝,我長得更像一位老師。

「別擔心,」我說。「他們會好起來的。你在孩子們的記憶中會是十全十美的父親,他們還來不及向你叛逆、吵架。你的妻子表面上會哭,但實際上會悄悄的鬆一口氣。事實上你們的婚姻早已經破裂,這項事實讓她有些安慰,同時她也為這念頭感到非常罪惡。」

「喔,」你說「那現在會發生什麼?我會去天堂還是地獄?」

「都不會,」我說。「你會重新投胎。」

「啊,」你說。「原來印度教是對的。」

「每一個宗教都有他們自己對的地方,」我說。「和我一起走吧。」

你跟著我大步穿越於虛空。「我們去哪兒呢?」

「不是什麼特別的地方,」我說。「剛好我們可以邊走邊聊。」

「那目的是什麼呢?」你問我重生的時候,會變成一張白紙,對吧?一個嬰兒。所以我這一生所有經歷和所做的一切都不再有意義。」

「不是這樣!」我說。「下一世的你包含有每生每世累積的知識和經驗。只是你不會記得。」

我停下腳步,抓住你的肩膀。「你的靈魂比你所能想像的任何東西都更為壯觀、美麗和巨大,人類的頭腦只可容納你的一小部分。就像你把手指放進一杯水試探溫度一樣,你只把自己小小的一部分放進身體這個容器。但當你把它拿回時,你就獲得了這個容器裡的所有的水。

你才當一個人四十八年,所以你還沒有充分展現你的自我,此外你還有其餘的龐大意識。如果我們在這裡逗留一段時間,你會開始記起一切,但投胎轉世時沒有必要。」

「那我曾轉過多少次世呢?」

「喔,很多,很多很多次。很多不同的生命。」我說。「接下來,你會是一個活在西元伍肆零年的中國農家姑娘。」

「等等,什麼?」你結巴地說。「你要把我送回過去?」

「理論上可以這樣說。你所知道的時間其實只存在於你當世的生活的世界。而在我的世界裡,一切都不同。」

「你從哪來的?」你問。

「喔,」我解釋。「我來自某一個地方,另一個地方。那有很多和我一樣的存在。我知道你想知道那裡是什麼模樣,但老實說,你不會理解。」

「喔,」你有些失望的回應。「但等等,如果我恰巧轉世到一個地方,我很可能會與我自己在某個時間點相遇。」

「當然,這種情況經常發生。但每一個生命只曉得自己的週期,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它實際真的發生過。」

「那這一切的意義是什麼呢?」

「真的嗎?」我反問。「認真的?你在問我生命的意義?不覺得有點老套?」

「但這的確是一個合理的問題。」你堅持。

我看著你的眼睛。「生命的意義,也是我創造整個宇宙的原因,是為了讓你成熟。」

「你是指全人類?你想讓我們成熟?」

「不,只有你。我為你創造了整個宇宙。你經過每一次的生命都讓你成長和成熟,成為一個更有地位的、更偉大的智者。」

「只是我嗎?其他人怎麼辦?」

「沒有別人,」我說。「這個宇宙中只有你和我。」

你茫然地盯著我。「但地球上所有的人……」

「全是你,不同化身的你。」

「等等,我是每個人?!」

「你終於懂了。」我說,並祝賀般的拍拍你的背。

「我是每一個死去的人?」

「還是未來每一個要誕生的人,是的。」

「我是林肯?」

「你也是約翰.布斯。」我說。

「我是希特勒?」你震驚不已的說。

「你也是被他殺死的幾百萬人。」

「我是耶穌?」

「你也是跟隨他的每一個人。」

你不發一語。

「你每次害了一個人,」我說。「你就等同於傷害自己。你每一次善意的行動,都是對自己的善意。任何人所經歷的每一個快樂和悲傷的時刻,都曾經被你,或將會被你所經歷。」

你思考了一段時間。

「為什麼?」你問我。「為什麼你要做這一切?」

「因為有一天,你會變得和我一樣。因為這就是你的真面目,你和我是同類,你是我的孩子。」

「哇,」你難以置信地說。「你的意思是說我是上帝?」

「不,還不是。你只是個正在發育的嬰兒。一旦你活過所有時間裡的所有人的生命之後,你才會發育成熟,獲得新生。」

「那整個宇宙,」你說,「只是一個……」

「蛋。」我回答。「現在時間到了,該讓你進入下一個生命了。」

然後我把你送上路,讓你到下一世。

 

註一:約翰.威爾克斯.布思(John Wilkes Booth)是一位演員,對南北戰爭的結局不滿,刺殺了林肯總統。

【延伸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娃娃的觀點論(會有什麼好論點嗎!?)

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