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一顆子彈,一間無出路的囚牢。只要死掉其中一個,另一個就能自由。但,誰要成為死的那個?

書名:這次輪到你 Eeny Meeny
作者:M. J. 亞歷基 M. J. Arlidge
譯者:謝雅文
出版社:讀癮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9月3日

【內容介紹】

這本書會令你停不下來,一面害怕地咬著指甲一面追讀進度,直到天色破曉。──理查與茱蒂閱讀俱樂部

以純真與罪咎、對與錯等常見的概念開始一路翻轉,你幾乎不知道接下來會看到什麼。事實上,亞歷基幾乎到結局之前都還讓我一直猜測誰才是真凶……對我而言,這幾乎沒發生過!──Booksellers New Zealand's blog

海倫葛瑞絲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女主角。她替人心補上黑暗,並將它們編成令人冷到骨子裡的織綿。──《每日郵報》

亞歷基以如電影般的高度張力,緊緊扼住讀者的咽喉。──《Barry Forshaw Crimetime》

那些從一個被害者角度描寫的簡短片段,揭示了這是個哀傷的故事。一切的罪惡,都可以歸結到事件扭曲、翻轉、被陰謀掩蓋的源頭。──Australia & New Zealand Crime Fiction Reviews

兩個只能活ㄧ個!這次輪到你,但你該怎麼做?

兩個彼此相愛的人,一顆子彈,一間無出路的囚牢。
只要死掉一個人,另一個人就能自由;你會選擇殺掉對方,還是認命地接受:這次輪到你了?

一 名半死不活的女孩從樹林裡出現。她說出了一段令人難以置信、卻千真萬確的經歷。她與男友被人迷昏,醒來後發現身處一個無法逃出的廢棄泳池,綁匪提供一把槍 與一顆子彈,告訴她:只要死掉一人,另一人就能獲釋。沒有燈光,沒有食物,沒有飲水,沒有遮蔽。幾天後,他們啃指甲、吸血水、舔瓷磚上的附著物,在無法遮 掩的情況下如廁,終於……

警探海倫.葛瑞絲接到報案,對女孩的說詞半信半疑,但幾天之後,另一宗案件傳來:兩個一起出差的同事失蹤。凶手特殊的犯案模式開始浮現:綁架兩個人,要他們自相殘殺,決定何者該死,何者可活。

海倫開始追查這個隱在幕後的神祕凶手,綁架案件與犧牲者仍持續增加;海倫很快地發現危機開始觸及自己關心的對象以及自己不為人知的癖好,這個凶手,似乎開始衝著她來……

【閱讀心得】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常常被用來形容決一勝負的情況,但在這本書當中,這句話不再是句俗語,而是迫切的現實;這句話不再只是形容,而是玩命的抉擇。潛藏多年的人性在這無法見光的蕞爾之地開始展露,日日夜夜消磨的不僅是偽裝的人性,還有隱藏在黑暗過往的邪惡秘密。

犯案的手法猶如驚悚電影【奪魂鋸 Saw】 的拼圖殺人魔所設下的陷阱,兩人只有一人能夠生存,但是倖存的人某方面而言也將自己的心靈給遺留在那夢魘般的去處,整本節奏相當快速且駭人,書中警方擔心 的不只有外患,甚至還有內憂在背地加油添火。這是海倫葛瑞絲系列的第一集,第一本就投下那麼多震撼但是在讓人有點難一消化,其實若放慢速度的話,書中所埋 下的伏筆可以在寫個二到三集左右,幼時沉重的秘密、愛屬部下的死亡,尤其是當自己看見後者時,整顆心糾了一下,畢竟看的過程都有感情,作者竟然那麼快就給 便當,真是太狠了!

言 歸正傳,書中用多視角的方式進行,其中各個受害者從發現到驚慌、矛盾及決定都鉅細靡遺的書寫且形容,讓讀者領悟他們是多麼惴慄難受,才要做出這般抉擇,雖然也有海倫,這位警界女強人的視角,但是書中真正精采的幼小那不堪他人注視的回憶。起初就能發現海倫怨懟自己的存在,因而傷害自己,但是原因呢?造成她自殘的真正原兇還是原因到底是何者或是何事?

這部份相當精采,但可惜結局有點結束的太過戲劇化,讓人有點無所適從,若是作者能再多寫幾頁,想必能讓整本書更佳完整些,除此之外,不得不說有些形容真的令人作嘔,真佩服作者能寫出這樣的字句,讓讀者身歷其境

人人都知道過去是一生中無法拋下的背負,若是去忽略,就只會讓它更變本加厲的回過頭傷害自己,放下或許不容易,但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因為,沒有人能想像過去用什麼樣的方式,走回自己的面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娃娃的觀點論(會有什麼好論點嗎!?)

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過去的事怎麼就會過去呢,不會的,走過的必留下痕跡啊.... (遠目)

    看到前面介紹,我也是直覺想到<奪魂鋸>的劇情....呃,光想像就真是有點消受不了. 囧>
  • 都會留下自己的足跡呀~
    那你應該看書中形容兩人受困囚室的形容,味道、吃蟲.......
    想到就@~@

    吉娃娃 於 2015/01/10 17: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