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家中乾淨與否,還是傢俱的擺設,都能依稀看出住在這家的人格特質。

書名:失落之章(天使後裔系列二外傳)Lost Scene from Hallowed
作者:辛西亞.韓德 Cynthia Hand
譯者:吉娃娃

【內容介紹】

這是作者在《夢境之初(天使後裔系列二)Hallowed》一書中刪除的章節,時間點應該是克萊兒媽媽尚未撒手人寰的時候。

克萊兒進到克里斯汀家參觀,發現克里斯汀家不如她所想像的,而克萊兒也發現在這幢雕梁畫棟豪宅,裝飾雖然能讓外表引人注目,但卻無法掩飾屋裡惱人的空虛感。


克里斯汀家的房子與我家格局相比豪華許多。房屋佔地很廣這點是無庸置疑的,不過了除了大小相去甚遠外,房屋外型應該是大同小異:一樣都是用實木搭建而成;配上一旁大大的窗戶;屋頂因為降雪,像是蓋了條綿密鬆軟的雪白毯子;當然少不了在屋簷角落凝結而成的冰柱。

老實說,這和我想像的克里斯汀家大相逕庭。

我的猜測之中,映入眼簾的會是一幢既黑暗又抑鬱的豪宅,石塊排成神秘、充滿玄機的數字在窗口附近。沒想到迥然有別,克里斯汀家給我的感覺是有種莫名的吸引力,會讓人迫不及待想進去參觀,感受其中家的溫暖。

「嘿,」這是克里斯汀問候慣用語,在我走到前面的台階之前,他就把門打開,「進來吧。」

進來後我就跟著克里斯汀到一個門口,有條典雅的樓梯,中間的扶手也是熒煌至極,樓梯的盡頭就是間家庭娛樂室。

「我喜歡你家,」我說,「我的意思是!」

「謝謝妳的稱讚,我想那是因為我們認識很多政商名流的關係。」

這 不難看出,畢竟這裡的沙發都是那種讓人一坐就不肯離去的真皮沙發;撞球桌就放置在家庭娛樂室的角落邊,另一張桌上則放著西洋棋。一旁的牆鑲嵌大而華美,卻 又不失這房間格調的壁爐,舒適且流線的真皮沙發面對著連我都不知道有幾吋大的液晶螢幕。我幾乎能聽見悠閒的音樂和笑聲縈繞在耳邊。

克里斯汀引領我走到廚房,可想而知,廚房有個超大容量的冰箱,克里斯汀從裡面拿來一罐沁涼的汽水給我。

「能帶我到處看看嗎?」話就這麼脫口而出。

「呃……」克里斯汀有那麼一瞬間猶豫我的提議,但隨即聳聳肩示意沒什麼,「當然可以。」

克 里斯汀走在前,我隨著他的步伐走上樓,首先看見的是裝飾氣派的大廳,看去相當令人嘆為觀止,走過去點就會看見淋浴間,相鄰著洗衣房,經過某間臥室時,我發 現裡面的擺設和裝潢都相當平淡,與大廳的格調完全是天南地北,有種樸實感油然而生,讓我想起我以前住的那種旅館房間。那是瓦特的房間——克里斯汀跟我說的。

接下來我的注意力就轉到瓦特房間的對面,那間的裝設一看,就知道不會是克里斯汀的房間,壁紙是淡雅的淡粉色,優雅且輕柔;柔和的涼風透過窗口吹入寢室,窗戶旁的紗簾因為風搖曳著;外面的陽光穿越玻璃照亮整間臥室;搭配整房的床單圖案則是朵朵盛開的花卉。

「這是我媽媽的房間……」克里斯汀向我解說,而這間房間也就是那晚看守者引誘邦妮的地方。

不知何由,我認為下個臥房就是克里斯汀的房間,除了它是間超大臥房外,還有就是內有兩張靠牆的上下舖,我想足以睡八個人左右——我的目測是這麼理論的。

「你們家也是間旅社?」

「這間是給舅舅的朋友們,有時候他們來拜訪會住上幾夜,」想必瓦特人緣一定很好,我心中回應克里斯汀的說明。「他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朋友,他們前來拜訪是因為他們耳聞這裡的滑雪運動、釣魚和遠足的活動是多麼吸引人。所以他們還滿常來的。外加妳說的沒錯,有時候這裡的確吵的很像間旅社。」

克里斯汀很緊張,我感覺的到。他的慌張就像是種聞來相當前衛的香水,讓人很難不去注意,他相當不安,可能是因為提出要參觀他家的緣故,我不懂這有什麼好讓克 里斯汀焦慮的。我知道讓人看見自己休憩的臥室是很怪異,但我知道人的傢俱擺設、會顯示自己私下的另一面,或是其他有的沒的。

但當我看見克里斯汀的家時,不是評斷而是納悶有人在這生活嗎?!這裡每處都是那麼乾淨,一切都井然有序。相對的,某方面而言這家給我的感覺依舊如張白紙,絲毫沒有半點頭緒,因為沒有任何個人特質,就是那麼平凡,屋裡的擺設、房屋的大小都應該說出這個家所居住的人們個性、人數應當會有多少。

然而在這件間浩大的屋裡,只有我和克里斯汀漫步其中,我不由感覺到冷清,甚至是空虛。

「這就是我的房間。」當我走到左邊最後一扇門時,克里斯汀說道。

我們倆人就站在走廊上,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克里斯汀他的房間,看過以後我覺得比我想像中的還好。房間的擺設有流露出一些他的個人特質,一張滑雪海報和一個我沒聽過的樂團海報貼在牆上,角落則放著一把木吉他和一把電吉他。

「原來你有在彈吉他。」我說,並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克里斯汀這項嗜好。

「偶爾彈彈,話說只要是天使不都對音樂很感興趣嗎?」克里斯汀說道。

「為什麼你會這樣想?因為天使都會彈奏豎琴的原因?」

聞畢,克里斯汀笑了笑,「只有穿著衣袍、幼小且胖胖的小天使才會去玩豎琴。不是很多人說天使的音色優美、悅耳,天堂總是充滿著喜樂的音樂之類的……」

「什麼跟什麼,那你歌聲如何?」我轉頭看向他,恰巧我們倆人四目相交,儘管克里斯汀想把雙眼移開我的注視,但我仍能藉由移情作用感受到他現在內心的掙扎。

「也沒多好聽,」他道,隨後望著牆上的樂團海報,「我大多都只是唱好玩的。」

「那我一定是萬中選一的那位毫無音樂細胞的天使,」我說,「我既不唱歌也不演奏樂器。在運動成為傑佛瑞唯一能做的事之前,他在中學是吹小號,而且還吹了一年之久;媽媽則是位鋼琴好手,她對古典樂曲相當了解,外加她還知道些藍調和爵士樂的基本知識;安琪拉的小提琴拉的很好,你可以在我們參加天使俱樂部時,要求她演奏幾首聽聽。最後剩我,不會唱歌也不會彈奏樂器,我的音樂天份就是那麼……平庸。」

「但妳不是學過芭蕾舞,」克里斯汀說,「跳舞也算,而妳會跳舞。」

我詫異的看著他,「你怎麼會知道我學過芭蕾?這件事你也是讀我的想法才知道的?!」

克里斯汀對我的反應笑逐顏開,「我沒有讀妳的想法。我會聆聽,用我的耳朵聽別人說的話,去年的舞會妳告訴我的,那時妳還踩到我的腳兩次。」

天呀!真是尷尬到不行!「不能怪我,我從沒說我是個好舞者。」

「妳確實沒說。」

「但你是,順帶一提,你是指你很會帶舞。」

「這要謝謝我媽媽,當我還年幼時,」克里斯汀慢慢說道,「她都會帶著我在這些空蕩蕩的房間裡跳舞。」

克里斯汀邊說邊將目光轉向他房裡的某張桌子,桌子旁的鏡子有貼張相片,那是黑白照片,內容是一名女子握住一名深色髮色小男孩的手,開心揮舞著。圖片看去有點模糊,我想那是因為當時拍照的瞬間,倆人都有動作的因素,那男孩一看就知道是克里斯汀,我猜應該是他在四、五歲時照的相片。

克里斯汀和他媽媽一起生活時,是多麼幸福,看著相片中的倆人都笑的合不攏嘴,我感覺都可以聽見他們的笑聲,那無法隱藏的喜悅洋溢在他們以前生活的過往之中,這也讓我不由得感到心痛,因為克里斯汀的媽媽已經離開塵世。

【延伸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吉娃娃的觀點論(會有什麼好論點嗎!?)

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ai
  • 在「夢境之初」天使野火會裡,有提到克里斯汀的舅舅名字是 瓦特‧佩斯格特。
  • 是嗎?!!我都沒發現;P
    萬分感謝你的提醒 > <

    吉娃娃 於 2014/10/06 17: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